五一假期是身为家里蹲的自己难得远行之日,也是大学室友们时隔一年的重聚之日。

起初上个月手头之事忙完,便有打算,但为了等待后续结果,以及室友们的共同空闲时间,最终还是拖到了这个月。

毕业之前,大家似乎也曾提起过毕业旅行,但最终因为各自的事宜(当然我这个落榜大闲人除外),最后并无下文。

如今复试完毕,难得拿到了拟录取,便简单谋划起来。

除己之外的室友三人皆在上海,自然由此时最闲的我收拾好行李,奔赴车站。行李箱里装上勉强可以称为土特产的东西(滴醋、脆饼、香肠)。

虽然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出发,搭上公交车,但因为五一假期堵车,也只是将将赶上火车。

堵车

已经坐过不少次的同车次号绿皮火车慢慢悠悠地晃了一晚上,终于到了上海火车站。

### 五月二日

踏上出站的电梯时,脑内却突然冒出了《武林外传》的片头曲。

嘿 兄弟
我们好久不见 你在哪里
嘿 朋友
如果真的是你 请打招呼
——《好久不见》

LRQ 与 小 piao 前来车站接自己,顺手接过了自己的行李箱,也不便再矫情。另一位室友 SB (某些巧合缩写而来的外号)则另有任务。
LRQ 瘦下太多,变化太大,如果不是声音没变,甚至有些认不出来。

大家先在松江大学城地铁站进行了汇合,并去定好了的宾馆(电竞房)寄存了下行李箱。

随后便再次搭上地铁,赶往临港的母校。事后便会发现,仅仅是坐地铁便花费了大半时间。
地铁上还有遍布的植发广告,室友们一再表示我的发际线有所上升,虽然自己也的确这么认为。

回到学校,似乎并没什么显著的变化,不过周围也开始建起高楼。

如初

足球场翻了新,终于不再见此前泛滥成灾而繁人的黑粒。宿舍楼下则多了外卖柜子,共享区的店面因为合约到期关了大半。
以及因为节假日,食堂老样子只开一半。而且因为到校时,几乎已经下午,所以只得在北广的美食广场解决就餐。(菜品似乎涨价了
因为店铺、食堂与时间问题,很遗憾没能完成当年大家一起再吃一次火锅的心愿。

起先似乎还有会宿舍一看的打算,但因为没有校园卡,进宿舍楼都有困难,便作罢。
校园里多了哈啰单车替换了原先的 ofo 小黄车,于是大家扫上码准备在校园里兜风。

哈啰单车

原先校园里的一片荒地,被开辟为了 CS 基地。有不知何处来的团队戴着孩子在进行团建活动。

CS 基地

校园某一处还发现了以前似乎未曾见过的日晷。

绕完校园,便草草离开。再次赶往此前订好的宾馆。
当初本有订在学校周围的打算(但那样似乎要分为两个双人间,以及小 piao 赶回去上班太远),随后则发现了电竞房这样独特品种的存在。
因为新开业不久,设备都还很新。
正如起名,电竞房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四台电脑,再一旁则是并排上下铺的四张床。
(值得一提的是,LRQ 似乎因为变化太大,入住时人脸识别验证身份证,第一次甚至没有成功。)

电竞房入口
电竞房-1
电竞房-2

晚上则是使用 sb 取来的电影优惠券,前往电影院免费看了《复仇者联盟4》。
超级英雄题材的电影我从不抵抗,全员再集合时难免有些热泪盈眶。
钢铁侠的 “I’m iron man.” 经典台词,则让自己想起初中时,第二天还要上课的情况下,躲在被窝里用妈妈的笔记本电脑看下载好的钢铁侠的场景。
所以我向来不讨厌大团圆结局,即便遇到悲剧时,我也会想象起如迪士尼般惯用的动画人物的幕后花絮,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死去,只不过剧情需要罢了。

我会写完的
写完奥利弗的故事
少女会回到故乡与父亲重逢
不管冒险再怎么艰难 最后也要大团圆
主人公和观众都会幸福
不 我要让他们幸福
—— 《紫罗兰永恒花园》 第七话

分了带来的特产,大家一起打了几把游戏,轮流洗了澡,然后便差不多爬上了床。
各自床位的位置都几乎还与在校相同,只是分了上下铺。
最后爬上床的自己,临睡之前不免想起,当初大家一起早上赖床的情景,又或是应对宿管查房花样齐出。
曾以为那样的生活会持续很久很久,回过神来,才惊觉早已一去不复返。即便如此日般场景,也算此后难得一见地奢侈。

### 五月三日

小 piao 因为只休假了一天,次日还要加班,所以早上便早起匆匆离去了。

向优秀社畜低头

我们剩余三人则 OW 至将近一点的退房时间,竞技输多胜少,但可算在临退房前的最后一局反转获胜,画上了圆满句号。

随后中途看望了另外一位同学,再去小 piao 的工作单位与其告别。

自己则随 LRQ 回家,地铁上与 sb 分别。在辗转数站,终于到得 LRQ 的家。
似乎 LRQ 提前打了招呼,所以为了照顾我,晚饭多是素菜。晚饭后,还随之顺带参观了健身房,自觉无此毅力。

### 五月四日

随 LRQ 去往外婆家,将将跨过上海苏州分界线,所以理应算苏州乡村。

院子似是有着剪好的各式园艺(经提点方识得还有东方明珠),隐隐约觉此处居民不愧于苏州传统园林之名。

园艺-1

园艺-2

初到之时,笼子里养的兔子还跑出几只,于是还有幸参与起捉兔子的活动。笼子里的狗儿则尽职地起了放哨的作用。

兔子

LRQ 的外公、外婆们交流的方言,似乎算苏州与上海嘉定的混合体,仍旧不知所以然。
必要之时,只期待起 LRQ 的翻译。此外则全程嗯、哦、喔、嗯。

游览了附近的毛桥集市,基础设施完备,随处可见的告示板上的黑猫似乎是此处的吉祥物,显得十分可爱。

毛桥

同时,亦觉 LRQ 与母亲的感情很好,代沟之小。

午饭吃得很多,午后则与 LRQ、LRQ’s 母亲、LRQ’s 舅妈、LRQ’s 表弟,打起扑克来。
顺带学习到新的玩法“干瞪眼”。

临行前安享惬意的午后,便想若是未来有朝一日,住在这样的地方也不错。

告别之际,外公外婆又给让带上自家做的糖醋蒜与煮鸡蛋。
回得 LRQ 家中,又向包里塞上许多零食与其他碎物。
十分不好意思,但如果像常见地那样来回客套,只觉更加不好意思,所以还是不好意思地收下了。

因为 LRQ 同样需要前往警察学校,而我则前往上海火车站,位于其地铁路程中的某一站。
所以又被其送至火车站。而 sb 也匆匆赶来,送来零食与水果,便道别。
(由于同为路痴,想在火车站成功汇合犹如菜鸡互啄,也花了不小功夫。)
最终我回去的行李箱,甚至似乎比来时还要重些。

期间每次告别后,大家都已回头,我还是忍不住回头说了句,下次有空再来玩。
本意应当是,有空再来我的家乡玩,但是却没能说全,却又不知是否应该继续解释,便不再回头真正就此告别。

随后便是进站检票,终于踏上归程。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愈加发现苏轼水调歌头诗句的美妙来。

五月五日

因为票源紧张,只抢得回家的坐票。
父亲说有机会补成卧铺,但很遗憾,没有多余的席位。
于是,直至次日,我也几乎未能入眠。

但手机 QQ 却弹出那年今日的动态,那是还会发说说且羞耻而中二时候的我。

再见,业魔。这次说拒绝的是我,不是你。 2016-05-05

而这所指何物,我自然不会忘记。

是的,直至迈入本科母校的一年内,我似乎都在懊悔,为何如此。
经历过那么多次的体检,突破层层筛选,臆想中的自己本该出任飞行员,迎娶白富美,领取优渥的薪水,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但为何我会在此处?

只不过是高考英语听力碰巧卡带,只不过自己刚好未能完成最后那篇阅读理解,只不过南航那年恰巧提高了英语单科线。
我有些不甘心。
于是从大一听得南航还有 2+2 的招生简章(即在大二前通过英语四级,再通过体检,便可再转学至南航),我便转移到此想法来,直至大二。

只是到了大二,我的想法似乎不如此前坚定。
我得愿选到了动画专业的跨校辅修,每周六早五点半赶乘临港的第一班公交,回来时则差不多是晚上七点多。
室友们相处融洽,计算机专业也是自己曾经向往过的专业,所以我反倒有点喜欢这样的生活起来,至少并不讨厌。
(我记得有次去时正值下雨,自己爬过人行天桥,下楼梯时踩滑,一屁股坐在水塘里。裤子湿透了,自己却突然笑起来,想着也许这会称为自己日后自吹自擂的桥段也说不定。)
而此后毕业取辅修毕业证时,老师告诉自己是全校唯一一个成功拿到跨校辅修毕业证书的学生。
心中突然释怀起来,仿佛那一切都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这是后话。

我仍旧参加了南航的体检,并通过了第一日的物理检查,次日则是化学检查(几乎不会淘汰人)。
于是我当夜与父亲讨论起来,最终则得出了放弃体检的想法。
并发出这样一条说说。

我舍不得计算机,也舍不得动画,舍不得社团,也舍不得室友。
所以我决定舍弃还在未知数中的飞行员薪资福利。
如果要比喻的话,就好比想要孩子的父亲,在被医生问保大保小时,毅然决定保大一般。
是个十分奇怪的比喻。继续感慨下去也并无意义。

此外近来还看得一则新闻,亦略有些五味杂陈。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自杀,被曝生前遭学校歧视、压迫、威胁…

文中的学员正是自己当初高考所报学校专业,并属同省招生。最终因各类巧合与借口所赐,未能如愿。
后也成为直到前些日取得研究生拟录取通知的家里蹲期间,还在懊悔之事。

此刻却因这则新闻不厚道地而感到一丝侥幸与轻松之意。以至于隐隐约约相信起天意来。

如果当年高考英语听力并未卡带会怎么样,如果我来得及最完最后那篇阅读理解会怎么样,如果南航那年没有上调英语单科线会怎么样?
文中的主人公会不会换成了我呢?明明此前给自己的假设,还是或许能够年薪百万,走上人生巅峰。
这则新闻最大的作用,或许便是,抹除了我自身迄今以来最大的遗憾与懊悔。

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用此成语来形容境况,我想再恰当不过。

所以当取得自己喜爱的吹泡泡专业(数字娱乐与动画技术,我想应该正等于 计算机 + 动画)研究生拟录取之后,在与室友的久别重逢之后,我就明白,此后我将继续前行,再无懊悔。

为承前启后,我决定以《武林外传》片尾曲歌词结尾。

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
但你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太阳每天依旧要升起
希望永远种在你心里
——《侠客行》

后记

回家恰已十日,却梦见重返上海,告别之时,LRQ 身着大红羽绒服,小 piao 则是紫色运动背心,SB 的黄色格子衫。
只觉配色鲜亮,似曾相识,醒来一搜。

天线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