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已入学研究生生涯仅一个月,期间自然又有许多波折,但随着时间也似乎淡忘了许多。
在此回顾,引以为鉴。

起初,初到宿舍,看到上下铺的床与各自长仅一米宽则远不到一米的桌子,便凉了半截。

狭小的宿舍

同时因为空间问题,寝室的摆放显得十分别扭与拥挤。
譬如此刻的我正在床上自己买的的小桌子上敲下这些文字。(因为我的桌子正在过道旁,坐在那里几乎挡住了 2/3 的过道。)
而这份心情,在发现对面寝室都是上床下桌时,变得更加复杂。
以及因为人多,独立卫浴也有着种种不便。

但这些也都并非不能接受,只不过与预想的研究生生涯有所偏差罢了。
寝室五人,两位本校早已与导师沟通好,一名保研正被老师叫去面谈,一名则家里与老师相识,早已定好。仿佛就剩我无依无靠。

此前虽有联系了一位老师,也已同意接收。但不知为何,后来便没有再回复我。
等到班级群导师信息表发放时,方恍然大悟,此前导师并不在名单中,今年并不招收研究生。
而群内刚发放表时,我正上着自选的公共选修课,也是唯一一门第一周开课的课程——乒乓球。
当我回寝室,急忙联系导师时,却发现喜欢和感兴趣的方向导师名额早已报满。

后日,班长催着交导师表,最终联系到一位老师还有名额,做图像处理,想着也许还算有点贴近图像动画,便急忙相约签了导师表,导师本人不在学校,还是师兄帮忙签的。
但此后深入了解后,却发现与自己想象的大相径庭。
心中十分纠结,感觉自己似乎特意复考的努力也并没有什么用。

开学典礼

而听得室友 G 称,即便他所在的导师的确这个方向,但也并非真能做这个方向,仅仅是相关罢了。
今年大改特改,游戏设计相关专业全部划分至动画学院。
老师们也都在向计算机理论方面转型。
加之今年考研大纲一出,发现果然如此。
专硕全砍去,学硕唯一相关的则变为计算机应用技术游戏与仿真技术方向。
数字娱乐与动画技术方向俨然已成遗孤。带着似乎上当受骗的怨念。
想来当初报动画学院才是唯一正道。

思前想后,又与父亲学长学姐进行了交流。
当初入学有学长学姐分享经验,一位学姐也是选择了一位导师 C,但是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方向。
于是,入学一个月后,走了麻烦的手续,成功更换了导师,做起自己喜欢的游戏来。
但与我此时情形不同的是,当初数字娱乐与动画技术方向的导师名额并没有满,而我则是因为名额满了无法再报。

与父亲也聊了很久,父亲说,他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帮不了我什么。
我也只能嗯嗯,只是单纯的倾诉。
只是末了,父亲突然和我说:我有个想法,如果你还是喜欢,就退学再考吧。
这次一定要提前联系好导师。实在不行,之前你说想日后去日本读大学,也不是不可以。
我心中一惊,这也是我此前一直憋在心里,也没敢下决心说出来的话。
我眼泪顷刻夺眶而出,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道再说吧再说吧,赶忙挂了电话。

在床上左思右想、左思右想,虽然正临近中秋节的凌晨,但还是下定决心和之前导师 C 说了想法。
在微信上将自己以往的故事搬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老师竟也没睡,表示了理解。同意解除导师表,但是因为他所在实验室同样需要人手,不能接受挂靠。
随后我又故技重施,询问相关兴趣实验室的老师是否还有别的方法。当然无功而返。
最后只抱着找个轻松好说的老师,自己再业余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方向的想法。
本已不抱希望,在联系有七八位老师后,找到一位 W 老师,描述了情况后,竟同意挂靠其名额,进入此前相关内容的实验室(当然仅仅是相关而已,但这已经是计算机血缘最相关的了)学习。
随后又联系回相关老师,走了各种手续,总算未出何变故。
在重新交完导师表的那一天,我终于攒够了龙门币和材料得以将明日方舟里的能天使精二。

总觉从小到大,一直抓不住对自己有利的机会,所有的事情只能靠事后弥补,并因此丧失许多更好的机会,有所变化。
本科毕业设计的导师的临别赠言,也是要把握住自己。

仍旧是室友 G,G 因为本科学的数字媒体技术,接触的更偏艺术方向,对目前实验室(就是我费颇大波折最后进的实验室)及计算机的课程有些落差。竟毅然决然下定决心休学一年(转专业因为各种规章制度人为原因不同意),申请国外大学。我不禁扪心自问,自己到底能否有这般魄力。
最终的自己还不是屈服与现状,坐着不算喜欢的事情。
随后寝室的大家也就未来人生规划大谈起来。
有打算留北京的,亦有如我一般,打算混个博士,回家乡三流大学当老师的,各有千秋。
我暗自想,今后若有机会读博,便选动画学院,或是去日本。
但我知道,我至今的所有想法都会因为过于理想化,而最终被现实教训一顿。

我仍旧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朋友圈里一位计算机专硕的导师实验室(论选好导师的重要性)

电竞实验室-1
电竞实验室-2

前日看了久闻其名的《寻梦环游记》,也在不断强调这抓住你的机会。
同时因为设定,梦想与家庭似乎只能选择其一。
虽然我还在想当初父亲若是允许我走艺术生路线,未来会不会更好呢?
当然人生并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我会想象着在另一个平行时空另一个平行宇宙里的另一个我,因为不同的决定,继续过上同样是我却不一样的生活。
现在我突然明白,无论我选择什么,未来会怎样,我都明确的知道,家人会在背后支持着我。
我想这本身便是莫大幸福的事情。
在 CoCo 奶奶想起爸爸时落下泪来,自己似乎总会被亲情的电影打动。
当然皮克斯的优良制作也是不可多得。

我想起自己似乎也曾写过一篇类似的小说,在另一个世界,起初相识的伙伴竟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好像对电影有些剧透了)
当我写到既是伙伴也是亲人,即将牺牲离去时,自己都一边泪如泉涌起来。

当然,现在也是。

4505 1号床

在此前我一直因为高考报错志愿而懊悔,为母校不是 211 懊悔,为有机会可以报更好的大学却没有报而懊悔,为别人听得我报出母校名字后而一脸茫然而懊悔。
当然现在说已经没有了,也是不可能的。
但现今的母校体验下来,校园要小的多,风景与设施条件反倒还不如过去的母校。
人与事并没有什么不同,课程内容也仍旧是大学体制的老一套,似乎更加缺少自由度。
也许失去的才显得珍贵,当某日回宿舍时,见到一处帆布棚顶宛若母校体育馆的简陋微缩版,竟有一种他乡遇故知之感。

帆布棚顶

我急忙拍下,发到过去的室友群中。
却也突然感怀悲伤起来,也许今后,我也再也不会遇到像他们一样的室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