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的邻居今日敲门求助,原因是要发东西给别人,但苦于微信的发照片等种种功能摸索不透。期间并不断感叹着自己老了老了。

让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还曾经常去他家蹭网的日子,那时他的头发倒还不见一丝白。

因为其以前和父亲是同事,父亲总老尚老尚的称呼,以至于我们这辈人也都老尚老尚的叫着。下的一手好象棋,大杀四方。曾闻父亲的弟弟略长于此,对弈后却仍旧被吃至仅剩一卒。

因为自身技艺不是一个等级,小时候与其下棋时,常嚷着要让几颗棋子,但却始终告诉我不可让棋,但可允我悔棋。使得我最后败下阵来的局势,往往是悔上数步也必输无疑。

因为不甘心,加之曾经的一 mp4 上带有象棋游戏,便托之与机器相较高下。早闻97年,深蓝便在国际象棋上取得了与人类象棋大师之战的胜利。想来,中国象棋也当如此。我若将游戏调至最高难度,老尚必败无疑。

但前后不超十来分钟,最困难级别的象棋也败下阵来。现在想来必然是 mp4 上的象棋游戏算法太弱了,但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这这种棋类游戏上机器应当是不可战胜的。对那时的我带来的震撼不言而喻。

“呦,专家嘛。”帮老尚解决了微信的事情后,其称赞道。“我们这些人老了,这东西都不会弄。”

我又想起了亲眼看他战胜我 mp4 上象棋机器人的下午,只是时至今日,老尚终究还是被机器打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