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孟子《鱼我所欲也》

有时候生活与工作也许就像鱼和熊掌一般,(来自一名没有丝毫工作经验的普通学生感慨),但我仿佛看得到未来某一刻的自己埋头在漫无边际的代码里,抓耳挠腮,捶胸顿足,做着自己并非完全喜欢的工作。

诸君,我喜欢有趣的东西。

只有有意思的事情才会更加让人愿意为之付出精力啊。

考研也几乎大军压境,兵临城下,决战下周。

如果失败的话,我大致已经可以预见到未来的自己,谨遵父命,考个公务员又或是教师证,呆坐在办公室或是机房里,过完几十岁的人生。

工作就输了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啦!
I’m not going to work in my life.

虽然平时总喜欢发着这张表情包,把不工作当作名言挂在嘴边。但是到了未来,终究还是不得不踏上社会的吧,被资本所雇佣,完成些无趣的分割好的碎片任务,赚取着廉薄的薪水并以此维持生活。所谓考研,看起来也不过是在此到来之前的拖延的手段罢了。

不,这是我为了实现梦想的过程才对。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因为专业选定的是数字娱乐与动画技术,也就是游戏方面。以后能够找到与之相关的工作或者创业,不就变得有趣得多了?

把有趣的生活当作工作不就鱼与熊掌二者得兼了么?

脑海里不禁冒出了个曾经看过的一个有趣的问题:

您喜欢吃咖喱味的大便,还是大便味的咖喱?

稍微有些让人难以回答,兴趣和工作搅合在一起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结果呢?

把工作当作兴趣,还是把兴趣作为工作。

鱼味的熊掌,和熊掌味的鱼,哪个好吃?

当然也可能最终混合的四不像,但是麋鹿不也是种很有趣的生物么?

所以我的答案就是,如果能把它做的与我喜好的味道完全一致,并且没什么危害副作用的话,就算是大便我也吃给你看啊!

话说,被人类喜欢的大便还少吗。粪便里提取的吲哚稀释 n 倍是茉莉花的香味,鲸的便-龙涎香,以及各种带‘砂’字的知名中药啦。

小时候看过《星际宝贝》的一集故事,人名早已忘了大半。

大致内容则是反派们研制出的一个实验品的能力是将被其光波射到的人变成度假的状态。将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变成度假状态,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使得这个世界瘫痪而就此毁灭。

主角们则想办法挽救这一结果,但是在阻止试验品方法推导出之前,主角们也都被光波击中了。所有人都陷入了度假的狂欢。但主角的一个朋友却还在推导计算着解决问题的方法,并成功解决了这次危机。

大家疑惑不解,她则给出了回答,对我来说,计算这些就是在度假。

那时候,我想我是既敬佩又感到有些同情这类人的。敬佩的是世界上正因有了这些人才能不断前进吧,而同情的是他们却没能去享受那些更为有趣的东西。

但现在看来,对于这类人来说,自己喜欢的研究本来就是有趣的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评判体系,不同的喜好、不同的品味。有人喜欢吃西红柿,有人喜欢摇滚重金属,而对于其他人却很可能弃之如敝履。美食、电影、音乐、乃至工作也是如此。

最近 AI 的火热,使得一些报道担忧着人类的职业命运,失业人口增加,而由此创造出的新工作机会数量远远小于淘汰的工作机会。但我仍然认为只是一个很好的趋势,进步的趋势,越是容易被淘汰的,越是那些无趣的工作,不是么?社会就是需要这样不断的进步,直到有一天物质财富极大丰富(实现共产主义社会!),那么每个人都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当然,我不是指那些穷奢极欲啦,做人总要有些什么追求的吧。程序员可以写自己喜欢的并且想要去写的那些开源项目,而不用绞尽脑汁地完成公司布置的碎片人物。设计师可以自由地构建自己认为美好有趣的空想世界,而不用应付恼人的甲方。每个人都独特地承担自己的责任,却又不会为之感到厌烦。无趣重复的事情就交给流水线上的机器与程序好了。这才是未来世界(共产主义社会)该有的样子才对啊!

顺带一提,鱼和熊掌的话我大概都不喜欢吃。(谁管你啊!摔!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