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敲了敲老家的门,并在部落申请信息上张扬地填上:你爸爸回来啦!
没过多久,便有人点了接受。毫无意外地,是小乔。

“哟,小云回来啦!”小乔在部落聊天框内发到。
“嗯。”

此时已回忆不起得多余的言语,只知道那时,分明有种冲动让我想要落下泪来。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大抵不过如此。

我想我不会再走了,我要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留在我最初的地方,然后…就像从刚刚开始的那样。
一个寒假过后,部落难免有些物是人非,但好在曾经的伙伴们多数还在。当然我也见到了很多新的面孔,大概城,枫叶,殇,小y,光年便是那个时候加入的吧。虽然他们现在似乎都已弃坑。但一想到是自己看着他们开始又弃坑,这种心情也是难免有点奇怪的吧。

那时候,我想我也算是见证了一代代的兴衰。于是,我下定决心,我们要成为一个强大的部落,而不是就这样逐渐死亡。

我希望不会有人因为城堡里是低级兵而离开,也不会有人因为在这里的纷争口角而离开,更不会因为氛围的无趣而离开。

我更希望大家能够留恋这里,留恋呆在这里的人和事,与大家一起发现游戏更多的乐趣,然后同舟共济,披坚斩棘。

最后,某一日,我们都已成为满防大神,在群里闲聊,并为新加入的小伙伴们,捐上他们还很新奇的满级兵,为他们讲讲小技巧,…以及我们曾经一起战斗的故事。然后对他们说道: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同时在心中悄悄考虑着,与伙伴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了,要不要一起面个基,吃个饭?

到那时,我们带着消磨殆尽的游戏激情甚至儿子女儿啊,在某个地点相遇。

毕竟无论什么样的游戏,激情总会慢慢磨灭的吧,并最终归于平淡。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无法否定。

我们坐在一起,喝着茶,看着互相。然后一个一个介绍着自己。

哈哈,你就是小乔啊,你女儿呢?

关爱智障.gif

清风妹子还真是汉子啊!?

仰望高端玩家.jpg

还是龙叔帅哦!继续围观女儿。
小猪、熊二你们吃着自己的同胞干啥?美C快拦住她。
那边那个抠鼻屎的,你ID是不是叫帅得Q鼻屎。
小s快把那个站在椅子上的逗逼拉下来。
品创那个傻逼怎么又出去浪了
三爷你儿子是不是该叫小三爷…
烈你不要再锤桌子了,塑料瓶飞不起来的。

锤桌子.jpg

狂笑妹子你笑啥笑,尊重点烈。
末帝:冒泡,潜水。

我想这时候一切就不一样了,哪怕游戏消失下架了,我们的这份联系也无法切断了。

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一份份回忆与故事,已经占据了我们不多却也不算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