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则继续由新人们接手或是外出开拓分部,我们则隐居幕后,留在这里,在必要的时候再贡献自己的力量。哪怕,哪天弃坑后突然心血来潮再想回来时,也永远有着等待我们的地方。

我更想要称之为家乡。
与此同时我默默祈祷着琦琦部落的悲剧不会再次上演。Orz…再写下去的话,好像自己已经放弃,如同垂暮的老人一样。

我决定还是写写那时朝气蓬勃的我。

辗转过后的我觉得我们需要成为一个强大的部落,强大但不失温情的部落。
这很难,强大意味着我们要有基本完善的制度,那么不遵守规则的都会被清除。这便与所谓的温情冲突,若看所谓的人情,很多死鱼或是伸手党便会不好意思踢掉,那又谈何强大?

那么便先破后立…

差不多那时候我开始在部落里担任了清除死鱼,离谱的伸手党,与部落战不认真对待者的职务。
小乔扮红脸,我扮黑脸。

小乔喜欢慷慨地捐那些高级的黑水兵给他们,但我觉得有时这会起到反作用。吃挑了的新人们,开始只叫诸如武神,女巫,野猪的兵种,还特意加上句:其他不要。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这样的话是持续不下去的。

我开始将这些人踢出,并带着讽刺地在踢出理由里加上:祝你能够找到愿意一直捐你女巫的部落。
我也曾亲手将几个和小乔相谈甚欢的人送离,只因为我警告过他们的叫兵。我想大概他们都只是在等着小乔的捐兵吧。

但所谓的温情不应当是这样的…
一味付出得来的是一味索取,那么这里便永远无法成长。

我突然想起一个可能相关也可能无关的故事,
你一直很大方地给一个人糖,之后有一天你经济拮据突然不给他了,他便漫天遍野地去告诉别人你是多么小气,愤恨而去。

但他自己却从来没有给过别人糖。

我开始将收集器满的不能再满,墓碑丛生的人们送离,补上:等你回来。我将部落战偷本或者草草了事的人送离,补上:打的愉快。最后我将尤为偏爱武神女巫的人送离,补上:祝你早日找到这样的部落。

我想我那时大概真的是踢人踢的很厉害,厉害到部落人数也从到四十多人的部落变为三十多人。(中途还有不断补充进来的人)于是,小乔直到现在还偶尔在说我心狠手辣。

但我想,或许还是有些成效的,部落里不会再有人一直叫着武神女巫,部落战的胜率也是不断提高,同时,多下来的空位,也让我们迎来了一位又一位可爱的新伙伴。

所以,我想,这里…大概开始成长了。
我小时候在课本便看到过,园艺师,总会将多余的枝桠剪去,留下树干,然后悄悄地开始等待着新一年的成长。

一年过去了,我觉得我也许看到了些从那时到现在的些许成长。
我们成为了一个等级不算太低的九级部落(Orz部落等级是后来才有的…现在已经11级了)。人数也基本填满50人的空档。

我想举个事例来说或许更生动些:
小乔很少踢人,于是我印象中他多少天来踢掉的唯一一个人的id叫作:机智的云游君。是的,我的小号。

啊,我想大概我们这次是真的需要所谓的分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