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到,我们中的一些人,出来发展分部。我预感到,这大概也是我们残存的激情的终点了。

总部则交由烈和清风妹子,有他们在的话,捐兵应该不是问题吧。三爷的捐兵也已上万,熊二的部落战也可以平掉中等的九本。还有着其他很多在努力着的大家,我想应该不会再重蹈覆辙了吧。

经过几天的招揽与朋友们的拖家带口,机智一族也已然四十余人了。不过,接下来的整理踢人才是重头戏吧。我看到,就像当初琦开见到的只索要武神、龙的伸手玩家,我见到开着绿牌但部落战随便打打或者干脆不打的玩家,进进出出。

于是,我开始踢人,与升升降降。

但我并不喜欢这份工作,只不过内心中又觉得非做不可。

我不想自命清高的说自己这是多么正直严苛,但我还是想说这是为了大家与部落的发展,或者说哪怕不是发展,而是为了能够有更多可爱的小伙伴们在一起,而不是被某些人占了位置。

我不想看到辛辛苦苦部落战认真拿了六星的伙伴们血本无归,我不想看到积极捐兵的小伙伴们被那些离谱奇怪的伸手党们所喝退,而自己却久待无果。

这不公平。

为什么你能够做到一直在收兵,从不捐兵,还挑剔着别人的馈赠?

我不明白。

为什么像是一切理所应当?

我不知晓。

所以,很抱歉,我们这里或许不大适合你,同时祝福你能找到一个你所理想的部落。

实在不行,可以自己建立一个,去感受感受嘛。

我在心中如是想着。

不管怎么说,部落氛围还是很重要的吧,我这样想着。

只不过这时,我总是不可避免地想到小乔。

如果是小乔的话,绝不会踢掉他们吧。他会给他们捐上想要的兵,然后谈笑风生。

而往常,我则会在一旁,旁敲侧击着告诉他们不应该要这样离谱的兵。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在嚷着要小乔的兵。

所以小乔是很得人心的,而我大概就是反派吧。

直到现在我也会时不时想起,当初因为我离开的几个人。太阳sunshine,正如前面所说,与小乔谈笑风生的人,而我则一直在旁告诉他叫兵不应该怎么怎么样,部落战哪里哪里打错了。然后,有一天,大概是终于不胜我的烦扰,自己离开了部落。

那一瞬间,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是不是太严格了…

我应该怎么做?

同样,还有逗比。

逗比是当初在公众频道里招进来的人,六本满防,升七本中。这让我觉得很有当初逗逼的既视感。(逗比与逗逼是两个人)

我想,此子可造也。

于是,我带着他一起打部落战。我说,逗比,你打xxx,去三星了他!�

我为他挑选了个适中的对手。

然后逗比说道:不行,我要打xx。(xx排位更为靠前)

我说,你打xxx稳点。

然后,逗比就上了,他还是打了xx,一星。

我便在一旁说道:你看,我让你打xxx,你不打。

你看看现在…

大概我连话都没有说完,逗比说了句:云游你很烦诶。

退出了部落。

我愣了半晌,心中不断回放着那句话。

你很烦诶…

你好烦诶…

你很烦诶…

我觉得心里好像自己被什么击中了,然后一次次贯穿,到它残破不堪。

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说的很夸张,但那时,我觉得我着实很受打击。我想我的做法是不是哪里错了。

我在聊天框里回复了省略号,以应对这尴尬的局面。

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再对我说什么,就像宏大背景故事中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然后,一切正常,继续归位。

但我还是会想,如果是小乔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说吧。他会发个😄这样的笑脸,然后说,哈哈哈,打残了吧,下次加油。

也许,逗比会继续留在这,然后也许会有一些新的故事。

但所有的未来,好像只因为我的做法改变了。因为我很烦…

逗比不会知道他的那句话对我造成的转折…

部落里后来的大家也并不知道,至少在我叙述这个故事之前。

但我知道,正是从那时起,我不再对别人的部落战指手画脚,评手论足。

于是,我也试图学着小乔,在他们打残后,发个笑脸,哈哈哈的笑道,说着下次努力,下次加油。

……

说着自己讨厌这份工作,不过明明还是你自己揽过来做了吧!

可是,可是,不这么做的话,部落就…

不要说的好像缺了你就不行了一样。

……

我的心中,化成两派争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