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在一起,才会不可战胜。

团结 友爱 礼貌 谦让

大概算是我们的口号。我也记不大清,是谁在部落公告里写下的了,也许是我,也可能是小乔又或者是小杨睿,又或者是大家… (最后是小飞科和骚班各自声明是自己写的。)

还有似乎是我又在最后补上了,我们的口号是:没有蛀牙!(寓意大抵也是希望部落能够健康成长,没有蛀虫。)

于是机智一族的公告我也照搬了一下。然后再加上群号,捐兵要求啊,部落战要求什么的。

很不幸,新人们大概都没有看公告的习惯。于是,我决定发几封关于部落战,捐兵要求的邮件。还是很不幸,大概他们也没有看邮件的习惯。

那么也很不幸,我有着对于警告再三屡教不改的人有着踢开的习惯。

不过还好,前几次部落战赢得都很轻松。当然只是前几次…

前几次,我们开了几场20人左右的部落战,大概是因为匹配到的对手都很渣,所以赢得还挺轻松。

但是听说总部运气则比较差,连输了两把。

烈竟然都黑了六星 Orz

想着这样可不行啊,于是我觉得可以试着分配一下两边的实力,以此来平衡匹配到的对手。顺便可以看看能否两边互相匹配到。

或许这是某个错误的开端。

我把部落战人员每个人的大致战力统计成了表格,又和小杨睿算了算以前部落战每个人员的大致匹配值,将两边尽量分的均匀些。

我把文件发到群里,发了群公告,小乔,小阿星他们赞成着,但并没有其他人愿意挪动,或者直接视而不见。

消息挂了两天,部落战延迟了一天,有人抱怨着为何还不开部落战,但是却没有人移动。

我们不得不重新分配,尽量维持人员的不变,变动的人员也只联系信得过叫的动的人。

前前后后花费了不少时间与精力,不过这种事情,有谁会去注意呢。所得到的结果也无非只有抱怨来,抱怨去。

我觉得我也许做了件不好的事情。我想评价一件事情是否正确的方法,便是看自己是否会后悔去做它。

我现在有那么点后悔。

那么一点…

琦开连输了两把后,士气有些低落,所以小乔回到了琦开,安定人心。然后接着就是将才说到的分配人员事件。

开战了,不过没能互相搜到,有些遗憾。不过搜到的话,也会很讶异吧。

就像于茫茫人海中相遇,带着突如其来的诗意。

attacked-by-jizhi

于是接下来的琦开连胜了三把,机智连输了三把。

琦开匹配到的对手,有时第一双王还没过20,而我方却是双王满,胜利也是探囊取物吧。而机智却反之,50:52 原因是我们这边有几条死鱼。不然还是很大希望能赢的。

输了第一把后,很多人便跑回了琦开。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很多人更喜欢乘凉,而不是栽树。但他们可能忘了,乘凉也是建立在前人辛苦栽树的前提下的。

输一把算什么… 当初琦开又不是没连输过……

然后是第二把…很遗憾,还是没有互相匹配到。然后琦开胜了,机智又输了。原因我觉得有我自己很大一部分问题。作为第四,没能平掉对面第八。这让我很尴尬。

说着别人,结果却是自己没做好。

第三把,我和小杨睿小飞科几个高本都没有参战,期望着或许会有什么改观。但现实好像更为悲惨…

被打了59颗星… 只剩末帝坚守着。

士气低迷,人心涣散。

我们决心开一次只许胜,不许败的十人部落战,只带上部落战的老手,来鼓舞士气。不过,如果输了的话,对士气的打击会更大吧。

大家现在也已经走的走,离的离。部落里感觉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就在刚刚,我以为会一直呆在这里的robin和小翠也走了。然后小提莫也走了。

就像堤岸决了口,然后缺口越来越大,一切开始崩塌。

果然,该来的总会来的吗?

我却无能为力,也许机智也会就这样走向死亡,我很害怕,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认识到自己的无能。

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以前当初琦开的时候,在连输了几次部落战之后。

情况就和现在一样,离开的是烈。由于那时候烈一般很高冷,不怎么说话,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他的离开。直到后来开部落战的时候。

我惊讶的发现烈不在了,而他也没有加过群。突如其来的失踪,而我们却没有任何联系到他的方法。就像不曾来过。

也许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我想起曾经的me,又或是受伤,大家都会像这样,萍水相逢,再相忘于江湖。

但我有点不甘心。

不甘心……

我那时通过各种手段找到了烈,并拉他回去。

烈也终于放弃挣扎,答应我打完部落战就回去。而我拿着手机,拍着小杨睿狂笑。

如果就像之前提到的,评价一件事情是否正确的方法,便是看自己是否会后悔去做它。所以直到现在,我也并不后悔当初的厚颜无耻。

烈之后老老实实地待到了现在,没有乱跑。

哪怕我们仍有连败过。

山外的大海中传说有不死的神龙,但他们大多数时孤独的沉在海底。纵然你可以留得住自己,你却留不住你身边的东西,看着身边的所有东西都改变,只剩下自己,那种无法承受的沉重是时间,没有人能承受那种重量。

今何在《悟空传》

虽然,连败没能再使他们离开。但让人离开的事物却并不唯一。

我此前便说过,我有些“痛恨”的东西,互刷。当然如果仅仅是因为当初我片面见到的无聊日常,就未免有些太牵强了。

明明已经离开了,舍弃了它的给予,却仍在受着它的剥夺。

就这样,偷偷地一个一个地把身边的伙伴们带走,才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最开始,我刚接触互刷的时候,应该算是还没有正式成型,大概只是初具规模。所以,那时我连互刷这个名词都还不知道,只是简单地明白了一下这样的模式。
真真正正开始得知这个名词时,是后来我们开的某次部落战,遇到了一个国人部落,似乎是叫作牡丹江。

对面的首领,大概是看到我们也是中国部落,语言便于沟通。所以,申请加入了我们部落来沟通停战并互相偷本事宜。

毕竟,这是很轻松又能拿资源的差事,互惠互利,不易拒绝。

他临走的时候,丢下一个群号,说这是互刷的群号,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加进去看看。

这便是至今的开端。

后来,我不断翻着部落名单也不会再看到小杨睿与sb,也看不见逗逼和小猪,独步和总裁,又或是奶死等等等等。

我依稀记得当初小杨睿和我说出去看看,我说哦。然后顺便装装逼,说我以前好像去的就是这种类型的,不过没什么意思啦,刷几次赶紧回来啦。

之后,小杨睿便开始了四处奔波的生活。小杨睿和sb好像还加入了互刷招人的总群。然后在群内水的风生水起,当然他们各自也在其中的部落里互刷着。

我想,原来不是那么死气沉沉嘛,应该是我当初理解的太片面了吧。

现在应该发展的很好了吧,我觉得我有些按捺不住自己,也想出去试试了。

但小乔没走,小乔说他是好战分子,互刷没激情,不愿去,他要留着这里,在这里见证琦开十级。我感觉这场景好像有些似曾相识,那时我重重敲开琦开的门,吼着我回来了,然后小乔打开门,在那边说着,小云回来了啊。

我想起我那时暗暗发誓,我就是死也有死在这里。

如果再出去的话,就像是把他一个人抛弃在这里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小乔说的好战,也许并不是真的好战,而是害怕自己也离开的话,部落会散掉的吧。

之后,我在寝室里会时常听到小杨睿和sb讨论着互刷里的一些事情,只不过我插不上话罢了。

听说,小杨睿还成了联络员,负责联络双方的部落事宜什么的(我不清楚啦Orz)。他们结识到很多新的伙伴,只不过也和我无关就是了。

不过,品创大概就是小杨睿在那个时候认识的,所以他偶尔会来我们这儿逛逛,然后离开。在群里叫他来耍时,他会说,等我再刷几把,双王满级了一定过来打部落战。哈哈。

…… 这种对话的次数大概进行过近两位数。

哈哈,然后我就没在琦开见到他了。

当他听说,我最近在写这样的故事帖子时,他嘱咐我一定要让他露露脸,哪怕说成还有个叫品创的傻逼一直在外浪也行。

这让我无法拒绝。

所以,我决定在这里让他露一露,并告诉他,傻逼,如果你现在还来回来耍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美化美化你。

并且……不叫你傻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