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杨睿后来回来的也越来越少,再后来基本就一直在外面的互刷部落四处流浪了,而sb则呆在一开始去的一个互刷部落-枫花雪月,再也没有回来过。(逗逼后来去的好像也是这一系列部落)

就像是明明有同患难,却没能共富贵一样。

好像是个很差的比喻。

啊啊啊,别走啊。

大家怎么都走了!?

互刷不是会让人堕落嘛!我一边危言耸听着,一边试图伸出手将他们拉回来。

不过他们摆摆手,说,哈哈,就出去一会儿,等我双王xx级了或者等我防御与墙满了就回来。

xxx已离开部落。

即便是剩下的一部分伙伴们,也纷纷升上了九本,开口说到:我也出去互刷看看,等xxx时候就回来。

大家仍旧一边纷纷承诺着。,一边就此离开。

但是为什么啊……

互刷有什么好嘛……

有什么好嘛……

如果真这么好的话,那还不如我们自己搞个呢……

这时我便发觉了,从一开始所述的无聊,就不是讨厌互刷的真正原因。

我只是害怕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就此抛下这里,不见踪影。哪怕回来时,也早已丧失了当初一起并肩作战的激情。所以,我才讨厌啊。

不过似乎有一个一箭双雕的方案摆在我们的眼前,我们自己来。对啊,这样不就好了?所有的问题就都能解决了。

嗯,叫什么好呢?

琦开得胜,额,那就叫码到成功好了。?改个奇怪的字,还能增加辨识度。

但愿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我做了海报,写了藏头诗,拉上小杨睿到贴吧里抢楼招人。

小杨睿说以他联络员的身份到时候也能方便联系加入,或者拉些人来填坑。

折腾了一周左右吧,只不过似乎一事无成。

第一,我们没有那么多九本十本。

第二,我们也招不到那么多人。

第三,…,已经不需要第三条理由了,仅仅一二便已经足够致命。

贴吧里招人的收效甚微,当他们加入部落时,发现部落里的九本十本不过十来个,离起互刷的标准还差得很远,一般观望了几天便已离开,而剩下的人也同如此。

前前后后就像是一场闹剧,草草开场,又草草收尾。唯一的作用就是不断警醒着自己的无能。

我对小杨睿说,那算了吧。

然后,码到成功就这样存在了约数周的时间,又悄无声息地消亡了。

与我仅剩的热情一般。

码到成功的藏头诗,我用米芾字体打在海报的右上角,不过大多数人都不会有仔细看过吧。就算看了,也多半认为是我凑字数的无聊之作。拙劣的就像是来自某藏头诗生成器的网站。

不过,我记得我当时着实是想表达些什么的,至少不是随便用某网站生成的。

只不过现在可能想不起那时候的心境罢了。

码到成功

……

码筑江山寸寸土,
到抵他乡片片愁。
成败是非别离后,
功成身就晚来秋。

再见,码到成功。

……

再见,部落冲突。

不不不,我想起来那时候还没有那么轻易放弃码到成功。

只不过临近暑假,也正是我此前加入的支教团队该出发的日子了。

所以便相当于直接甩手给了小杨睿。而自己却逃避到大山深处。

支教的地点是甘肃山区,所以移动的网络信号差的要命,信号最好的地方也不过是隔在两个村之间的山顶。

以至于我想要回家订票的12306的验证码也刷不出,还不得不发短信来让家里人帮忙定一下。

那时候,其实也差不多是我最想弃游的时候。

然后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怎么,手机也出了故障而进行了出厂还原,游戏也没有流量更新,可以说更是断了念想。

想着玩游戏什么的,真是浪费时间啊。就这样度过了与世隔绝的一个月。现在想来还是很不错的,不用想那么多烦心事,不用去考虑各个人的感受,也不用被手机的事端整天束缚着,更不用盯着踢人捐兵收菜以及部落战。

不如就这样吧,趁着这个机会放弃吧。反正我本来就几乎没什么游戏能玩到最后。而这样,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上课好好听讲什么的……

很快,很快,支教的日子便到了终点。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带去些什么改变或美好的回忆,还是如网上一些文章所说那般被偷偷嫌弃厌恶。但终究还是要离开了,不论好的坏的一并收进回忆也好。

我带着拍了满手机的照片与写满了胡思乱想的便签条,准备踏上归程。

于是,不得了的事情便向我扑面而来……

到了火车站的我前去取票,我拿出身份证学生卡刷了又刷,取不出来。不在学生区间,糟糕,买错票了。有问题的话当初就不要让我购买成功啊。我一边气愤着,一边想要掏出手机查询下其他时刻的票。

我在口袋里摸了又摸,然后才察觉到,手机好像…不见了。

我借了同伴的手机拨回去寻找,应该不会的,我心中默念着,努力不去想最糟糕的情况。

第一遍,无人接听,第二遍,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那一瞬间,好像什么都不真切了。开玩笑的吧,这么碰巧又总是听说的事情发生了在自己的身上。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想哭过了啊……

于是,整个的旅途以我丢失了手机里大半的回忆实体与暂时回不了家而告终,那也正是我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的第三天。

只不过这成年的代价似乎有些惨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