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游已有不少时日,期间也发生过不少事情,虽然总裁也有在怂恿我去再写些什么,但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敲起键盘。

但我想,这一次,大概不得不说了。

我们部落也勉强算是历史悠久。大概从2014年起,大家辗转流离,最终还是汇聚于此。

此间也经历过诸多的波折,从跳跳部落到琦琦部落,又或是琦琦核审团,再到最后的琦开得胜。除了后来名为机智一族的分部外,再无更迭。

但是在此之前为何频繁更换部落,我似乎始终没有挑明。回顾一番的话,最初从跳跳部落到琦琦部落是因为旧首领琦琦和女朋友跳跳吵架了,而此后的部落则是首领退游与回游中的产物。

当然,中途琦琦也会挑选一位首领代理人,有时是我又或是小乔。但正式告别琦琦部落,转移到琦开得胜的那日,我清晰的记得逗逼是老部落的最后一个长老。因为这一次首领琦琦神隐前并没有将首领的权限交予谁。

我们都是在此过程中认识的,所以公告里的 QQ 群也一直使用的是琦琦所创的群。后来的小新人加群时,总会忍不住想要确认一句,群是那个叫琦琦部落的吗?为了纪念曾经的部落,我们始终没有将其改名。

群里的管理员则是玩的比较早的我,小杨睿,小乔,再后来又多了小猪。当然其实最早的还是多多。

转移到琦开得胜后,琦琦也并非完全消失,也曾来到过琦开得胜一次。若是以往,首领一上线,作为代理人的我或是小乔便会将首领的地位物归原主。

但是这一次,并非如此。

那时琦开得胜的首领是小乔,那时咱们勉强算是轮替。琦开得胜最早是小猪起的名字,小杨睿建的部落,成立意图怕是有如司马昭之心了。因为作为琦琦部落首领的琦琦仍旧是死鱼状态。

所以琦琦再次回来的这一次,我们新创建的琦开得胜,与首领之权也没有再拱手相让。而此后不多久,琦琦也自己退出了部落。群内,也几乎再也没有出现过。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再加之有了机智,一些老人们退游,一些新人们加入,群里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最后存在的那日已近一百六十多人。

是的,我提到了最后存在的那日。

因为这正是题目的由来,过去名为琦琦部落的那个群在我敲下这些字之时已然不复存在了。

正如如上所述,我尽力不带上个人主观的色彩来描述过去的诱因。因为,我主观的结论正是,琦琦并不适合做一个首领。在琦琦部落群还存在之时,我便多次群里艾特又或是私聊过琦琦。并问他是否能将群主转让给小乔,以方便我们设置管理员等等权限来方便管理群。但始终没有收到回复。

我感到有些苦恼。

直到有一日,我上线看到一位新人在问有没有什么好阵,小乔则在部落里叫他加群,方便看图片。但是新朋友却说部落群变成了邀请方可加入。我切换一看,果不其然。

管理员只有四个,我自己没用修改过,小乔亦不可能,问了小杨睿也没有,小猪更是除外。那么仅剩唯一的可能。

于是我点开琦琦的空间,发现空间动态在6月13日更新了。而在此之前,我便私聊向其提过能否转让群主,但是却连回复都不曾有过。而部落群的进入方式的变更也与其上线时间有些吻合。我再次问了问琦琦,但是仍旧没有回复。此时我心里的不满已堆积如山,暗暗作了打算。

小清风(此清风非彼清风),总裁他们也都表示了赞同。于是,趁着端午前夕,我找到了自己一个同是2014年创立的群,于同是戊戌年的2018开始了戊戌变法。以象征着封建君主制向资本主义的转变。不过,顶着历史上失败的变法之名是不是不大吉利?

戊戌变法,其中必不可少的角色便是光绪帝。为免乱臣贼子篡权之嫌,我邀请了小乔加入了群,并火速转让其为群主。让深得人心的小乔做群主是毫无疑问的不二选择。虽然最开始这家伙,连管理员都不会设置。

其后发公告,邀成员,一气呵成。

这一日,恰是端午,我决定将这一事件命名为端午事变。并破釜沉舟,向群里的人逐一发上新群的群号,再移出旧群。直至最后,仅剩我和小乔。我点开群资料,回顾起点滴,并按下了退群的按钮。

新群的名称是两个部落的名称,而不再如过去那样沿用了琦琦部落。因为,我想大概从今日起,便再与其无瓜葛了。

此后的数日,过去的成员也陆续加入了新群,小乔还抱怨着舍不得群的数年历史。我则说道,不必惋惜,这可是我早已挑选好的同是2014年创立的群哦。

再说了,时间记录的不过是表面的数据,藏于人与人脑海与回忆中的故事才是最宝贵而难以舍弃的。当然这句话要是真说出来,就太过矫情了。

记得这样一个故事,两个旅行者在沙漠中发生了争吵,一个被另一个同伴打了一巴掌,于是他将这件事写在了沙子上。而此后又被朋友搭救,这次他又刻在了石头上。

我想我们的故事也本应如此,有些事情值得记录,而有些事情则当随风消散。成立至今的部落历史自然不可能始终和和睦睦,其乐融融,而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尽力记录下其中美好的事迹,并淡化去那些糟糕无聊的回忆。

毕竟,端午节的英文也是 Dragon Boat (龙舟)Festival,而不是 Jump Driver (跳河)Festival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