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决定投靠此前提到的友人多多。前面的这段故事,即便是带我入坑的她也是不知道的。如果她看到这段文字,又是否会有些许唏嘘呢。

咦,加入的按钮怎么是灰色的。

她说:应该是杯子不够,她可以找首领调整一下杯子。
我说:不不不,不用了。我就差两百,我自己打上去吧。

毕竟这才有种自己是经过奋斗才加入的部落嘛,应当被好好夸奖一下才对。

那时候,部落大概有二三十个人。人员则从八本到一本不等。首领是小琦琦风格,算是我的友人多多的友人。
那时候,有个叫桥东小区的人还很高冷。
那时候,有个叫小杨睿的还没有加入。
那时候,…

阅读全文

想着,嗯,这下总能够插上话了吧。只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

她们告诉我要先造城堡,才能加入她们的部落。然后继续讨论起,那时候的我还很陌生的东西。胖子,胖子是什么。兵营里倒是有个可以造的野蛮人。绿皮,黄毛又是什么啊!三天护盾,咦,出去攻击就会消失?那一定会很可惜吧。那时候的城堡还是40000金,然后我老老实实地花了数天,造着收集器,收着金币与圣水,攒了城堡出来。

阅读全文

一切的开始还要追溯到那个公众频道还清澈干净到连广告都没有的年代,但说实在,也不过是两年前罢了。刚高考毕业的我,拥有了第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手机。高考后的暑假,稍微恣意放纵些也是可以的吧。然后无所事事的我与它相遇了,于是我的整个世界变得纷杂多彩起来,好吧,我自己都不信。好啦好啦,应该就是普通的在群文件里下载了个游戏,玩了起来。

阅读全文

小时候,我便听得空气是无色无味的,看不到也摸不着,就像是不曾存在。可我们离开了它便活不下去,就像去往头顶上的太空,那里什么都没有,会空虚的让我们窒息。哦不,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也许会有些长着四肢身躯庞大的外星人窥伺着将我们宰杀。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向往太空,那里有白日中的阳光与夜幕下的星点。

阅读全文

大概是因为作为少数一直玩了将尽两年这么久的游戏,又或者是因为恰巧从大学开始陪伴了我大部分光阴的游戏,已经开始进入为生活的一部分了。即便有时它的趣味不再吸引我,甚至一度想过弃游,但一想到在这里我遇到过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便不舍得放下这份回忆。想来如今它更多吸引我的大概已经不是其本身的趣味了,而是其中的种种人与事的联系。

阅读全文